笔趣阁 > 陌上春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是好人吗

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是好人吗

?热门推荐:
????杜程见陆岩走着走着停了下来,于是也停了下来,问道“陆兄,莫非你有什么发现?”

????陆岩指着地上明显的脚印说道“你看下这些脚印。”

????杜程看了眼地上,由于靠近河岸,地面潮湿,地上只有零星杂草,因此可以看到清楚的脚印的轮廓。

????脚印看着大小差不多,看样子有两种鞋子的印迹,至于是多少人的脚印,便不得而知了。只能看出一种鞋子的脚印多些,另一种少些。

????两种鞋子的脚印看着都差不多大,看着都是男人的脚印。

????杜程眼睛看着杂乱的脚印说道“这些脚印看着都是男人的脚印。”

????陆岩点头,道“对。还有什么发现?”

????杜程说“有两种脚印,所以,如果敌方是人多的一方的话,那皇室这边只有一个人。”

????陆岩道“嗯,皇室这边确实只有一个人,但那个人,未必是皇室成员,他可能只是马夫一个人。”

????杜程道“你的意思是,轿子里没有坐人?”

????陆岩指着同样的脚印多些的那种脚印说道“你看这些脚印,全部是一样的,应该是穿同样衣服的,估计是被派来执行任务的。但另外的脚印只有一种,除了马夫,还能是谁?”

????杜程若有所思说道“莫非皇室在轿子里就被打晕了,直接用麻带装走了?所有没有脚印?”

????陆岩摇头道“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。若是敌人未靠近便将轿子里的人打晕了,应该用的是箭之类的东西行刺,轿子里必然会有血迹之类的,且轿身必有破损之处,但你看,轿子全好无损,轿子里面也没有血迹,所以,应该不是这种情况。”

????杜程道“那会不会马夫在路上就被抓住了,所以这轿子里的人的脚印其实是皇室人员的?”

????陆岩道“若是皇室成员的,那必然应该有女人的脚印,这轿子里面有流苏挂饰,想必轿子的主人之一是位女子。但是地面上并没有女子的脚印。”

????杜程刚才并未细看轿子里,在陆岩掀开轿帘的时候,他扫了一眼轿中,见里面无人便将目光转向别处了,没想到轿中还有这种细节上的特征。

????杜程恍然大悟说道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这轿子里根本没坐什么皇室成员,是个空轿子?”

????陆岩点头道“这种情况极有可能。”

????杜程疑惑问道“那你说,那些皇室成员会不会都没出来,出来的都只是马夫?”

????陆岩道“嗯,我猜是这样。”

????“那要是这样的话,那些皇室人员都去哪了?既然皇宫里面没有他们,他们也没坐在轿子里出来的话?”

????“他们很有可能一起被关在某个地方了。只不过敌人故意布了这么一个局,让皇上以为皇室成员全部出宫去了。”

????“所以现在的关健,是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关着皇室成员的那个地方。”

????“对。所以,我们现在要回皇宫。”

????“不去验证一下别的轿子,看里面是不是也是空的?”杜程觉得,只根据一个轿子推断,似乎没什么代表性,万一是坐轿子里的皇室人员先在路上被捉住,马夫自己在逃离的过程中逃到河岸边的呢?

????陆岩看了眼正在西斜的太阳说道“没有时间让我们去多做调查了。”

????正在这时,他看到一个十几岁的牧童正游过一条河,趴在一个河岸边看着这边,眼睛里尽是惊恐的神色。

????这种神色,让他觉得这牧童或许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件。

????于是他向牧童走了过去,杜程和陈尚紧跟其后。

????那牧童见陆岩杜程和陈尚三人向自己走来,眼里的惊恐更为明显了,他突然之间又跳到了河里,奋力游去。

????杜程喊道“小朋友,我们不是坏人。”

????那牧童哪里听他的,游得更快了。

????三人中陈尚身手最好,他疾步如飞,很快便跑到了牧童跳进的河里,径直跳了进去,游到牧童边上,抓住他的胳膊,轻声对他说“小兄弟,我们真不是坏人。”

????牧童见自己被抓住,想要弄开陈尚的手,却陈尚一把抱住,带着他游到了岸边。

????从河里走出来后,陈尚提着牧童像提一只猴子一般,往陆岩和杜程面前走去。

????牧童顾不得抹去自己脸上的河水,任由头发上的水滴一滴一滴往下落,大喊道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!求求你们放了我!”

????陆岩对牧童道“小兄弟,你为什么看到我们就跑。难道我们脸上刻着‘坏人’两个字吗?”

????牧童看了看陆岩,又看了看杜程,两只眼睛里的惊恐变得浅了些,似乎是觉得这两人神情中并无伤害他之意,因此试探问道“你们和刚才那伙人,是不是一伙的?”

????毕竟是孩童,对如何防守自己并不清楚,因此就直截了当地问了自己想问的。

????陆岩回他道“小兄弟放心,我们和那伙人不是一伙的。你刚才说的那伙人,可是劫持赶那个轿子的马夫的那伙人?”陆岩边说边指了指那个轿子。

????牧童眼睛定着陆岩看,似乎想猜测他问这话的动机,他眼睛转动了一下,道“我不告诉你们。”

????陆岩看出他是想保护自己,仿佛他若说出什么,会让自己陷入某种危险的境地。

????杜程看到这种情况,知道自己该上场了。他这人对自己所具有的两个优点特别自信,一是诗写的好,二是口才好。

????这时他走近牧童,微笑对他说道“小兄弟,我一看你,就知道你是个好小伙子。长大后肯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”

????那牧童经他一夸,脸红道“我不是什么男子汉,我只是个寻常的小朋友。”

????杜程道“小兄弟过谦了,为兄看人还是很准的,我一看你就知道,你脸上写了‘正义’两个字。”

????牧童摸了摸自己的脸,说“我脸上没字。”

????杜程大笑道“我说的字是看不见的字,是一种精神。你有为正义而挺身而出的精神。”

????牧童低下头,脸红着说道“我没那么高尚。我真的就是一个寻常的小朋友。”

????杜程微笑说道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,小兄弟有所不知,曾经我也以为我算不上一个高尚的人,只是一个寻常的人罢了,但是我没想到,连我这样寻常的人,也有一天会成为被皇上赏赐御赐宝剑的人。”

????牧童惊讶抬头,问“什么?你被皇上赏赐御赐宝剑?那你是不是叫杜程?”京郊一带,谁人不知杜程杜大诗人被皇上赏赐御赐宝剑一事?十年来,只有一个人被皇上赏赐御赐宝剑,那便是杜程。

????杜程点头,道“是我,正是我。”

????听到杜程亲自承认自己就是杜程,牧童脸上立刻就有了崇拜的神情。他呆呆盯着杜程看着,仿佛觉得自己正身在梦中一样。

????“那你是好人吗?”牧童问道。

????“你说呢?”杜程微笑反问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