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服不服

?热门推荐:
????费德强有三个儿子,而费凯安从小就聪明过人,远胜于他的两个兄弟,所以费德强平日里对费凯安宠爱有加,将其当做自己的继承人来培养。

????费凯安在外面做的任何事,他都很少去过问。

????因为他觉得,费凯安应该懂得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该招惹。

????而且以他们费家的势力,他们还真的不用惧怕谁。

????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

????没想到他平日里放任费凯安肆意妄为,居然招惹到了孔晨这么一个庞然大物。

????费德强也是在不久前才得知,费凯安得罪到了孔晨这件事。

????他急匆匆赶了过来,想要阻止费凯安做傻事,却又刚好遇到赶来的白昊苍。

????一见到白昊苍,他就意识到了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????现在的费德强,都恨不得亲手杀了费凯安。

????但费凯安毕竟是他的儿子,他必须将他护下来。

????由此他故意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想通过折中的办法,将事情挽回。

????张超这时却是说道,“费家主,你的这个儿子,刚才扬言要杀了孔先生。”

????费德强当即暴怒,“什么,你这个孽障,真是气死我了!”

????啪!费德强狠狠一耳光扇在费凯安的脸上,费凯安被扇得一个趔趄。

????孔晨则是冷漠地看着这一切。

????费德强的暴怒,一部分自然是做给孔晨看的,一部分也是真正的愤怒。

????孔晨这样的存在,连白昊苍都只能讨好,而费凯安算个什么东西?

????敢招惹孔晨,不是在拿命开玩笑吗?

????费凯安捂着自己的脸,将头深低,沉默不语。

????费德强继续指着费凯安的鼻子怒吼,“你个小畜生,老子平日里真不该放任你胡作非为,现在你竟敢连孔先生都敢招惹,你要置我于何地?”

????而后,费德强对孔晨拱手行礼,“孔先生,您能否看在鄙人的份上,饶了这小子,你放心,待我回去,我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他!”

????孔晨微微颔首,“既然费先生都这么说了,那我还是那句话,让你的儿子给我们道个歉,这事也就这么算了。”

????费德强大喜,然后继续对费凯安呵斥,“小畜生,听到没有,还不快给孔先生磕头道歉!”

????费德强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赶在孔晨发话之前,当着所有人的面,将费凯安教训了一顿。

????孔晨身为大人物,自然不会予以深究。

????否则要是孔晨出了手,怎会是扇费凯安一耳光那么简单?

????费德强是成功了,但费凯安却不这么想。

????费凯安是京城公认的太子爷,从生下来就过着富足无忧的生活,一路顺风顺水,没遇到一点挫折。

????别人羡慕的豪车豪宅,他们家满地都是。

????别人追求无数年的女神,他都不需要主动勾,就投怀送抱。

????别人穷其一生追求的荣华富贵,他都享受吐了。

????而现在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给孔晨磕头道歉,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

????费凯安终于抬头吼道,“爸,凭什么啊,他不就是孔无极吗?

????现在可是法律社会,哪怕他再怎么厉害,难道敢灭了我们费家不成?

????女人我可以不要,钱财我也可以不要,权势我也不可以不要,但要让我给他下跪道歉,这绝对不可能!”

????“什么!你说什么!”

????费德强颤颤巍巍指着费凯安,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????费凯安没有搭理费德强,而是看向孔晨说道,“孔无极,我承认我先前的确多有得罪,但我也是因为不知道你的身份,我向你赔罪。

????唐韵是你的女朋友,我也不跟你抢了,让给你就是。

????咱们之间的恩怨也算是一笔勾销了。”

????费凯安自觉自己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。

????他是京城太子爷,从他踏足巅峰到现在,还从未对任何人低头道过歉。

????孔晨是孔无极,这身份足以将他碾压,他也认输,不再与孔晨争斗什么。

????不过他也有他自己的傲骨,下跪道歉这件事,他是万万无法接受的。

????孔晨摇摇头,“费家主,你的这个儿子,是该好好调教一下了。”

????孔晨接受费凯安的道歉,至于费凯安下不下跪,也没什么关系,但他不能接受费凯安道歉时的傲慢姿态。

????这就好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学生,口口声声说自己错了,但他面上表情,分明没有半分悔悟之心。

????那么这名学生,可能下次依旧会犯同样的错。

????费德强赶紧接过话道,“是是是,孔先生说的是,待我回去,我一定会好好调教他的。”

????孔晨却是说道,“不用了,我现在帮你教训一下。”

????费德强大惊,猛地抬头,“孔先生……”但已经晚了,只见孔晨横手轻描淡写一挥,费凯安的双腿就像是受到了如何猛烈的冲击,擦咔扭曲了一瞬。

????而费凯安整个人则是随之矮上了半截,倒地哀嚎,“啊!我的腿,我的腿啊!”

????众人只见费凯安的双腿一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,看着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????而后,孔晨淡然说道,“费家主。”

????费德强从呆滞之中反应过来,“在。”

????“今日我断你儿子双腿,你若是不服,大可说出来,我们可以再谈谈。”

????孔晨面无表情,“但若有下次,那就不是断你儿子双腿那么简单,可能你们费家的双腿,我都要全部折断。”

????费德强满头大汗,“我服,我服气!”

????其实在前一刻孔晨出手的时候,费德强已经几近绝望。

????他以为孔晨会杀了费凯安,但孔晨并没有那么做。

????他知道,孔晨若是想要费凯安的命,费凯安是绝对活不成。

????而且就算孔晨杀了费凯安,他也不会记恨孔晨,也不敢记恨孔晨。

????费凯安能够捡回一条命,已经是极大的恩惠了,他还哪敢不服?

????孔晨之所以如此做,也是为了照顾费德强的感受。

????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杀了他的儿子,他这个做父亲的,该是什么一种感受?

????费凯安落得如此下场,也算是对他的一个教训。

????相信今日过后,他会知道,这个世界上,并不是什么事都是他想的那样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