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姚姑娘的心意

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姚姑娘的心意

?热门推荐:
????“我念在二舅舅您体弱的份上,可是对您网开一面了。没对您动粗,您应该要心里有数才是!”

????秦缨媛正因为自己不是男儿,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而遗憾不已。虽然替父亲和兄长做事,但两人却常常因为她是女儿身,便对她多有约束。

????皇上这话,简直是戳在了她的心肝肺上,让她心里不爽极了。

????“不见到你父亲和兄长,朕是不会交出来的。虽说朕没多少时日可活了,但也还想苟延残喘几日,谁知道你做的承诺,你父亲他们会不会认?”

????“那二舅舅便等着吧!”秦缨媛有些生气,同时在心中暗自警惕。也不知皇上会不会有什么谋算,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
????只是玉玺和虎符这般重要,不拿到手,父亲即便即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
????“你去请父亲和兄长过来!”秦缨媛朝着身后吩咐了一声,这才看向坐在一旁的太后。

????“送太后娘娘去慈安宫休息,顺便将慈安宫仔细搜查一遍!”

????太后那恨意的目光投射在秦缨媛的身上,让秦缨媛感到十分不适。

????不管如何,太后都是她的外祖母。即便父亲即位,也不会对外祖母怎么样的。虽说会失去太后这样尊贵的地位,但保住性命,后半辈子的日子他们也不会亏待了外祖母。

????“缨姐儿!”秦保林和秦敏匆匆赶来,一进御书房,就看见了五花大绑的几人。

????“父亲!兄长!”秦缨媛行了一礼之后,便退开了去。他们来了,便也没她的事了。

????“微臣参见皇上!”两人朝着皇上行了礼,皇上顿时嘲讽地笑了笑。

????“姐夫,你们现在又何必再来假惺惺?”这两人跟现在还在惺惺作态,这是在令人作呕。

????两人的脸色有些尴尬,片刻过后秦保林才接着说道“皇上,事到如今,旁的话也不消多说。咱们还是开门见山,只要您将玉玺和虎符交出来,微臣也不会为难您!容嘉应该已经说过,保皇上一条性命,还是可以的。”

????“保住性命?然后呢?将朕关在暗无天日的宗人府,苟延残喘拖到毒发身亡的那一日?”皇上轻笑出声,这样留他一条命,比杀了他还要痛苦。

????“好了!既然人都在这里了,那朕也就不再和你们扯皮了。来人,将这些人都给朕抓起来!”

????“大人!”茗墨给顾诚玉披上斗篷,这冰天雪地的,大人也不知爱惜自个儿的身子。

????顾诚玉望着这满天飞雪,突然想起了远在京城的爹娘。走前爹娘对他十分不舍,其实他知道的,爹娘在京城远没有在上岭村自在。

????他们只是在等他成亲,早日生子,最后回上岭村安度晚年。

????就快过年了,也不知二老的身子是否康健。还好他劝三哥他们来了京城,有三哥他们的陪伴,二老也不至于会觉得孤单。

????想起成亲,他便想到了自己的未婚妻,不由摸了摸鼻子,他都快忘了还有未婚妻这号人物了。

????“我记得我出发到边关之时,姚姑娘是否给了个包裹?”顾诚玉努力回想,才想起当时师母让管事送来了一个包裹,言明说是姚姑娘给他的。

????之是后来他走得匆忙,途中又出了不少意外,倒是将这事儿给忘了。

????“啊?”茗墨一脸的不可置信,大人这是认真的吗?

????“姚姑娘给您做了衣裳和鞋子啊!您今儿身上的衣裳和鞋子不就是姚姑娘做的吗?”

????茗墨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家大人,发现大人还是一脸迷茫。他不由得捂脸,难道他家大人到现在还未开窍?

????顾诚玉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加了月白色澜边的天青色交领长袍,又看了一眼脚上的月白色鹿皮靴,他不禁嘴角一抽。

????难怪今日茗墨给他拿衣裳时,还问他是否要穿这套。原本他还觉得奇怪,他从不挑衣裳穿,平日里都是茗墨他们拿哪件,他就穿哪件,谁想今儿茗墨居然还特地问他。

????当时他看着这衣裳领口有一圈狐狸毛,看着十分暖和,因此才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,哪成想这里头还有这样的因由呢?

????“大人?您该不会是不知道这衣裳是姚姑娘做的吧?这包袱拿来,您就没想着打开看吗?”

????茗墨简直觉得不可思议,他实在想不通,大人怎会如此不在意呢?好歹是未婚妻啊!

????“当时皇上命我即刻启程,倒是被我忽略了!”顾诚玉清咳一声,也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太好。

????“临近年关了,你将送去京城的贺礼都备上,给姚姑娘多备一些吧!”终究是自己的未婚妻,大面上还是要顾的,更何况好歹人家还给他做了衣裳和鞋子。

????“是!”茗墨摇了摇头,他总觉得他家大人对姚姑娘根本没那些男女之间的心思。不!应该说他家大人对其他女子都没这等心思。

????就像当初的天香阁花魁,还有府中那些长相秀丽的丫鬟,他家大人好似都不在意。

????或许还真是未开窍吧!茗墨只能这么想了。只是十六岁的少年,应该到了慕少艾的年岁了啊!

????“这边关的姑娘倒是与京城的截然不同,豪迈艳丽,性子十分直爽。你若是有看上的,我就派人替你提亲去!”

????顾诚玉忽然逗起了茗墨,他想起茗墨比他还大两岁呢!也是时候找个知冷暖的女子照顾他了。

????“啊?”茗墨一脸呆滞,随后便连连摇头。

????“还是算了吧!这里的姑娘性子太辣,小人可承受不来!”

????顾诚玉转身挑眉看了他一眼,承受不来?这什么虎狼之词?

????“也不知京城的局势如今到底如何了,皇上身中剧毒之事瞒不了多久,或许现在京城已经乱成了一锅粥。”

????两人回归正题,顾诚玉想起京城的局势,不由皱了皱眉。恭王有自己的封地,不能久留京城,因此也只好走招兵买马,造反这一条路。

????但京城中可还有一个大威胁呢!顾诚玉可不信了悟会无动于衷。

????“大人!恭王再次攻打丰庆府了,而丰庆府竟然求了离边关最近的都指挥使司求助,那边一共派来了三万精兵救援。”

????茗砚找到了顾诚玉,接着便向顾诚玉说出了最近丰庆府的动向。

????顾诚玉闻言一愣,随即才反应过来,“原来靖王早有打算!”

????。